温知味

知味 寻知万物本味

摄影师温柔攻★调酒师慵散受

老福特不怎么爱我 望天
如此小清新的首发哪里有敏感词ヘ(・_|

文中的所有歌都会收录在我的网易歌单里喔
ID Doux_温知味
歌单《半生浊酒》

【蓝曦臣 金光瑶】——寻


待蓝思追终于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蓝曦臣也终于可以卸下了身上大大小小的所有事务包袱,带着蓝启仁的失望,和蓝家无数小辈的不解不舍,无比释怀地离开了姑苏

“就是她?”
第一个要做的,自然是找到她
那个女人现在已经老到无需再做任何脂粉掩饰了,但年轻的泼辣媚态多少还是在她身上有迹可循
——思思
“是她,蓝宗……”小厮点点头,一句话却被蓝曦臣的摆手止住,只好改口,“蓝先生,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蓝曦臣摇摇头,从袖袋中掏出几两银子赏给那小厮,自己则仍藏在老槐树后看着思思
那人向来是有恩必报的,他也想来清楚极了
有人说
金光瑶啊,那个大恶人最后被自己所有没处理好的破事儿害死了,真可谓报应不爽!
可只有他知道
他分明是被心中残存的善念和柔软害死的

接下来,自然就是他长大的地方
他看着早已被蓝忘机魏无羡二人除了邪祟的房子,喉头发紧
“阿瑶,你怪不怪二哥来晚了?”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去了乐都的那片竹林
——当初狼狈携书逃亡的路上,遇见他的地方
林中风声竹叶飒飒呼应,一如当初
好像还能听见多年前的轻声细语,已经像是…上辈子那么遥远的事了啊
空气中微不可寻地传来一声叹息

磕磕绊绊,他终于还是找到了那间竹屋
打开门的那一刻,伴随着“吱呀”一声,还有年岁的尘土味道
蓝曦臣几乎是顷刻间眼眶就红了
什么都没有变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变
他一瞬间定在门口,动都不敢动,他甚至舍不得里面的一颗尘埃变成别的样子
于是席地而坐,又弹起那一曲问灵

“蓝曦臣”
他脑中不知第几次响起那几句肝肠寸断
“我这一生害人无数”
我知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
我都知
“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有做过”
……有的,阿瑶
“可我独独没想过要害你”

“可我独独没想过要害你”
——为什么唯独这一句我知得这么晚?
——为什么我当初没有相信你?
——为什么……为什么啊?

一曲问灵毕,得到的终究还是那一句
“别等了,我不回去了”

By.温知味

“暮色和破晓”
“哪一个更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