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知味

知味 寻知万物本味

【巍澜】万年—原著向

★看了原著后被震撼√于是有了这么一篇文不文评的玻璃渣

这永不停息的轮回究竟有多长?
他也曾独自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茕茕踽踽而冥思苦想

他怕在轮回中兜兜转转的那个人受到一丝伤害
他怕控制不住这样不堪的自己
他怕留不住最后一点温热的眷恋
他怕眼前的所有都逃不过灰飞烟灭
——他怕极了一切 却无能为力

百转千回,总也抵不过喉中的一声叹息

他是他魂上鲜明的烙印
是他一辈子珍藏的羁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左肩那一点灼热的魂火
是额上那个轻柔的吻
是那一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
是邓林中的惊鸿一面
亦或是早在万物混沌之前?

他以一个旁观者自处看着他出生 看着他长大 看着他娶妻 看着他生子 看着他老去 再看着他迎接作为凡人再平淡不过的死亡
他也曾欣慰不已 也曾暗自神伤 也曾妒火中烧 也曾掩唇苦笑
——甚至也曾伤春悲秋
那么多那么多的情绪 大概全部藏匿在了昆仑山上终年不化的白雪之中
但那是就是小鬼王的昆仑 他一直知道

信仰这个词 很多时候可以轻易地变得廉价不已
在那些不明真相的凡人固执己见地祭拜着自己所信奉的各路神明时 他嗤笑着抬头
看到了么 昆仑
你所做的一切都尽数被掩埋
甚至他们都不曾知道你
于是一卷衣袖不屑一顾
他从来不是他的信仰
他只是他的昆仑
他的 昆仑

脖子上片刻不离的吊坠像是那千千万万个黑夜中永远明亮的星子
也是他存于这世上仅剩的意义
他见了这世上千千万万个人的千千万万点魂火
却只有那人的明亮得像是可以驱散这世上的一切混沌黑暗

斩魂刀一挥刀下亡魂无数
世人无不畏惧他阴翳的身影
于是像瘟神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他轻笑不置一词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垂眸
他有时想 正反这一万年 不都在回忆里这么过来了么
那人眉眼明晰依旧
再多一个一万年 又有什么关系?

但没有人给他更多时间了
后土大封破裂在即
给神农许下的承诺历历在目
他从来不是什么圣人 他深知
最后一刻南方大火让他浑身的皮肤都像是要烧着了一样滚烫
然而他并没有如他之前所言 带着他一起形神俱灭
只是留下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
带着他毕生的眷恋
他也并不是多么无私
他只是…舍不得罢了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
  惊鸿一瞥
  乱我心曲”

——自此一眼万年

摄影师温柔攻★调酒师慵散受

老福特不怎么爱我 望天
如此小清新的首发哪里有敏感词ヘ(・_|

文中的所有歌都会收录在我的网易歌单里喔
ID Doux_温知味
歌单《半生浊酒》

【蓝曦臣 金光瑶】——寻


待蓝思追终于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蓝曦臣也终于可以卸下了身上大大小小的所有事务包袱,带着蓝启仁的失望,和蓝家无数小辈的不解不舍,无比释怀地离开了姑苏

“就是她?”
第一个要做的,自然是找到她
那个女人现在已经老到无需再做任何脂粉掩饰了,但年轻的泼辣媚态多少还是在她身上有迹可循
——思思
“是她,蓝宗……”小厮点点头,一句话却被蓝曦臣的摆手止住,只好改口,“蓝先生,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蓝曦臣摇摇头,从袖袋中掏出几两银子赏给那小厮,自己则仍藏在老槐树后看着思思
那人向来是有恩必报的,他也想来清楚极了
有人说
金光瑶啊,那个大恶人最后被自己所有没处理好的破事儿害死了,真可谓报应不爽!
可只有他知道
他分明是被心中残存的善念和柔软害死的

接下来,自然就是他长大的地方
他看着早已被蓝忘机魏无羡二人除了邪祟的房子,喉头发紧
“阿瑶,你怪不怪二哥来晚了?”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去了乐都的那片竹林
——当初狼狈携书逃亡的路上,遇见他的地方
林中风声竹叶飒飒呼应,一如当初
好像还能听见多年前的轻声细语,已经像是…上辈子那么遥远的事了啊
空气中微不可寻地传来一声叹息

磕磕绊绊,他终于还是找到了那间竹屋
打开门的那一刻,伴随着“吱呀”一声,还有年岁的尘土味道
蓝曦臣几乎是顷刻间眼眶就红了
什么都没有变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变
他一瞬间定在门口,动都不敢动,他甚至舍不得里面的一颗尘埃变成别的样子
于是席地而坐,又弹起那一曲问灵

“蓝曦臣”
他脑中不知第几次响起那几句肝肠寸断
“我这一生害人无数”
我知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
我都知
“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有做过”
……有的,阿瑶
“可我独独没想过要害你”

“可我独独没想过要害你”
——为什么唯独这一句我知得这么晚?
——为什么我当初没有相信你?
——为什么……为什么啊?

一曲问灵毕,得到的终究还是那一句
“别等了,我不回去了”

By.温知味

“暮色和破晓”
“哪一个更温柔”